江西福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江西福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2 17:31:5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示威蔓延到白宫之后,总统威胁要用‘我所见过的最凶恶的狗、最可怕的武器’对付突破路障的抗议者,而且似乎是在召唤他的支持者集会迎战抗议者。政治上,鉴别敌人令特朗普进入自己的舒适区。他不是平息风波,而是火上浇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国《世界报》:该报社论描绘了一幅相似的景象:结构性种族主义及警方与其他群体对美国黑人实施的警察暴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英国《泰晤士报》:该报在社论中得出了类似结论,指出了特朗普的煽动性作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明尼阿波利斯警察暴力对待乔治·弗洛伊德,由此引发全国抗议活动,而特朗普的反应激起了全球评论和社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南非《邮报-前卫报》:该报刊登了美籍索马里移民伊芙拉·乌德贡写的一篇担心黑人儿子的文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目前这场危机显然还没有明显的终点。经历了数月疫情和数日社会动荡之后,美国人已做好了未来几天几周发生更大混乱的心理准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在明尼阿波利斯市的乔治·弗洛伊德纪念墙前,堆满了鲜花。(路透社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在美国历史上,骚乱遵循令人沮丧的模式。国家未能保护黑人及其他族群免遭警察的野蛮行径,这种事情太多了。抢劫和纵火也一样,当不公发生时,美国很多城市就会发生杀人和种族暴乱大爆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乔治·弗洛伊德和埃里克·加纳并非孤立的受害者。受害者名单很长,这里难以一一列举各年龄段的美国黑人男子,他们通常因不幸地撞见警察而最终受害;因这个把枪支当作日常配饰的国家以开枪为乐而受害;或仅仅因为赤裸裸的种族主义而受害。”